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相逢不似长相忆,一度相逢一度愁

这是我的天地,我可以随心所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   对“大头”的回忆  

2011-02-26 15:50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   说起大头真有一匹布那么长,皮肤白白的她,有着甜甜笑容的她,头其实不大,只是阴差阳错的被叫了大头。因为老叫她大头,所以很多事情都和她的头扯上关系了,比如,缺乏生活技能这事,众人一致认为是她头大导致的。    

       最初认识大头实在高一,但那时候我俩还不熟,那时的我花了更多时间是在阿芳和阿英的身上。再者,觉得大头有点娇,只是一点,一看就知道是家里的宝贝女,我担心要是刺激了她,她哭给我看怎么办。但高二住同一宿舍以后,我们的感情高速发展,没记错的话,是那次留宿唱歌唱了3小时,我们都把心里的秘密抖了出来,大家有所了解了。后来虽然没有到无话不说的地步,但我觉得我们都可以互相说秘密,像两只麻雀群里的小麻雀,沟通的好处就在这了。

      每当天气冷的时候,大头又没带被子的时候,我的床就是大头的。我们是睡过最多次的,悄悄话说了最多的。记得有次,她心情不好,我去陪她睡,顺便聊天。谁知道,第二天我就喉咙发炎,到晚上又发起高烧,回家打了四天点滴,这让大头心里愧疚极了,她觉得是她的错,其实这与她没什么关系,我一向病来如山倒。

      大头的脚也生过病呢,本来只是感染,后来越治越严重,她几乎崩溃了,说不上终日以泪洗面,但那应该是她哭得最多的日子了,那段日子,本来还胖乎胖乎的大头瘪了,有骨感多了,看得让人心疼,因为脚的化脓,很难看,应该是没人敢碰她的脚吧,有次我碰了,她竟问我:“你不怕吗?”这倒让有点感触,虽然我不觉得那没什么好怕,她的脚会好,而大头依旧是大头,但她心里也许有点被疏远的感觉吧,被脚弄得心力交瘁的大头一定很受伤。因为我认识的大头很敏感。

       虽然小萃的一句:“希望我们有互相扶持的一天。”让我感动至今,但大头对我的信赖,也让我很开心。她们是我最珍贵的宝藏,因为她们,我让自己变坚强,希望可以给她们一个可以依赖的肩膀。这是我对于我的朋友的回报。

       和大头也有很美丽的回忆,这要从补牙说起了,中间的过程就省略了,大头补完牙之后,和我第一次去了高榜山,这让大头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   记忆最深刻的,就是有次晚上一起去爬高榜山了,那是我俩第一次觉得惠州也有璀璨的夜景。灯光闪烁的惠州,马路上穿流不息的车辆,开着车灯,在夜里像会走的星星,又像流动的金色的河,美极了,现在想起都觉得心暖。我和大头边啃汉堡,边欣赏,有煮鹤焚琴之感,好在我们在山顶,没影响到那一片美丽。可是,一路上大头都想着请我吃豆腐花吧,不然,她怎么会到现在都说要请我吃豆腐花呢?

       学校里的我们笑料层出不穷,但是,属于大头的专属回忆,我会装起来,在面对夜空时拿出来慢慢回味。我们的回忆不只是弥漫在学校,还散落在高榜山的小道上,这让我欣喜,至少离开了学校还有那么一座山,充满了我们的欢笑。

       

 

 

后记:这篇是答应大头写的,因为我曾说要写我亲爱的同床。

 

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